flowerman

 

flowermanAbout the project

神入 Empathy :一種想像自己處於他人的處境,並理解他人的情感、欲望、思想及活動的能力。

捕花人是一個透過觀看,希望超越花朵的美麗,成為「花」的機器人。

「捕花人」借賞花,實際施行捕捉花朵的行為,以攝影機為眼,捕捉真花的形貌,並希冀可以再現花朵的美貌,與真實花朵產生想像的互動。而人則扮演「賞花人」的「光」,「光」召喚「賞花人」的注目與趨近,但「賞花人」卻懼怕人的斥喝而畏縮。在此互動過程中,「賞花人」將呈現具情感、欲望、思想及活動的能力。

最早描述機器人的故事是16世紀以捷克布拉格為背景的猶太神話。故事裡,猶太老師Rabbi Lev Ben Bezale受到神的啟發,以泥塑出泥人高崙(Clay Golem),將指示命令書寫於紙片上並塞入Golem口中,泥人即可依照命令行事。(Ashliman ) 布魯克斯( Rodney A. Brooks)在《我們都是機器人》一書中,提到哈佛醫學院的兼任助理教授赫爾(Hugh Herr)的外觀:「從大腿往上,他完全是人類。從大腿往下,他完全是機器人……他是個原型機器人。金屬取代骨頭、平常該有肌肉的地方卻是電腦電路板,電池以黑色的電線膠帶黏貼,而且到處都有晃盪線材。這是貨真價實的人機合體!…..最近他又開始研究人工培養的哺乳類的肌肉,要用來推動小型機器人,最後目標是要採這種方式來建造人工腿—用生物肌肉而非電動馬達推動。」(Brooks 286)

在科技實踐的過程裡,人類視自我為宇宙萬物之靈,並以「人的福祉」為最高指導原則,將自己塑造為萬物之神。人類努力實踐著科幻小說世界裡的實驗。以基因工程的方式,將原只架構於軀殼上的科技義肢,植入軀殼的細胞記憶裡,建構出生物新物種、具人類行為的混種機器人或具機械義肢的人類,並想像自我成為具有神入能力的個體。

「捕花人」擷取物種特性並將之轉殖呈現,觀者可以透過觀看與互動,感受視覺與知覺的新經驗,在互動中,感受自身所具有的操控此新物種的能力,但此能力,卻是種無法言喻的不確認感,經由身體控制的感受與科技介面的轉譯,感受陌生主體的回應、分享與理解。對此熟悉卻又奇特的溝通回應狀態,產生模糊存在的感受,並獲得短暫神入知覺,建構了生物行為再現與經驗的短暫訊息。

在科技的助力下,物種與物種之間的絕對性被消匿。複雜的生物行為訊息被統合。此作品的主體將物種原來存在特性混雜重新組合,並將存在訊號重新組合與交錯。生物主體在科技中被重新裝配、擴張與移動,此一新的生存狀態,是具真實與擬彷的模糊存在形貌。

Ashliman,D.L. “The GolemA Jewish Legend”. 1999 . Accessed Oct. 18, 2005  <http://www.pitt.edu/~dash/golem.html>
Brooks, Rodney A. 《我們都是機器人》。蔡承志譯。台北:究竟出版社,2003。

 

 

曾鈺涓 & Soiizen Art Lab, Teipei, Taiwan

 

 

 

statement

about the project

photo

video

contact me

Digital Art
by Yu-Chuan Tseng

flowerman